总要救些人─David Gotts高永恩的生命故事

文字/Connie  摄影/Kennedy

David Gotts是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的创办人,在中国挽救、照顾被遗弃的孤儿。他不是超级奶爸,不是宣教士,也不是慈善家。他只希望像圣经中的大卫一样,在上帝面前成为合神心意的人。他的祷告,是他的机构、家庭,都顺服上帝的引导。

被遗弃的孤儿或许身体有缺陷,或许智力有障碍,但他们的生命中,就注定没有温馨的家、灿烂的童年及微笑的理由吗?David是行动家,他和他的团队紧随上帝的脚步,为要让中国的孤儿也得着丰盛的生命。

英国银行员的祷告
1989年,十八岁的David Gotts是英国某银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。他回顾当时的生活:「我的职业道路就是留在银行,将来可能升为银行经理。我每天努力工作,却觉得没有满足感。那时候,让我反思自己的信仰。」

他开始为主梦想,发出年轻人都会问的问题:「什幺是有意义并有影响力的工作?我的生命应该是什幺样子?我可以去哪儿,让生命不再一样?」同时,他也开始在祷告中,求上帝给他一个方向。

「我从许多管道听到香港这个名字,对这座城市产生好奇。」David读到了宣教士潘灵卓(Jackie Pullinger)的故事,这位同样是英国人,只有22岁的女孩子,当时在香港九龙城寨的吸毒人群中服事,传扬上帝爱的信息,人称「香港的德蕾莎修女」「她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命,我希望我的生命也能如此。」

1990年九月3日,19岁的David离开英国前往香港。「还记得我从旧唐楼上飞过,降落在启德机场的跑道时,我从机窗向外看,发现这裏和我之前去过的地方完全不同。我对自己说:我将在这裏摆上我的时间。」

David来香港那次,也正好有去中国的机会。他搭乘前往上海的船,「我有种回家的感觉,很难解释。我不知道能做什幺,但至少我找到了合适的地方。」David意识到当时会讲英文的人很少,就怀着预备自己的心态,花了两年时间在台湾学习普通话。

参访孤儿院永难忘怀
「1992年的一个週五晚上,有位香港朋友打电话给我,说她要去中国的孤儿院工作,请我为她祷告。我说当然可以,但我也要求去中国拜访她,看看她的工作。」

1993年一月,David跟着朋友前往中国的孤儿院。「我走进院子,期待听到孩子们玩耍的吵闹声,但我所看到的却是,孩子们没有声音,没有笑容,也没有哭泣,好像和世界隔开了。」

David走进安置婴儿的房间,靠近一张张婴儿床,他看着那些婴儿的脸,可是他们完全没有反应。有些婴儿有皮肤病,有的甚至生命垂危。之后,David又见到稍微大一些的孩子,他们被绑在椅子上,眼睛直勾勾地望过来,完全没有表情。还有十二、三岁的孩子在铁窗后面,光着身子跑来跑去。然而另外一个房间的景象,却让David永远忘不了。

「有一个婴儿床,裏面有四个婴儿,其中三个已经死了,另外一个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我走出来,惊讶地说不出话。我不能理解,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幺。」

第二天,David再次来到孤儿院,得知有一个新的婴儿,才刚生下来四小时。「她自己躺在一个婴儿床上,看起来那幺完美。我心裏想:不能让她落到像这裏其他孩子同样的地步,我不能看着她死。」在得到孤儿院的允许后,David和朋友将这个婴儿带回去过了一晚,隔天早上却发现婴儿开始咳血,立刻把她送到医院,但婴儿却在医院死亡。

「我问上帝,这真是你的旨意吗?我不相信,你创造了这些孩子的生命,却是来经历这样的痛苦和死亡。为什幺没有人来帮助他们,改变他们的生命?这时候,上帝对我说:『David,你在这儿,我把这种情况指示给你看,你可以改变他们的生命。』我意识到,我从离开英国来到香港,学习中文,直到前往孤儿院,都是为了这个时刻。」

David内心有很多问题:「我可以做到吗?能改变孩子们的生命吗?该如何开始?有人在乎吗?」他开始把他的经历分享给身边的朋友,却没想到一呼百应。

总要救些人─David Gotts高永恩的生命故事

1993年,David随朋友前往中国的孤儿院。

给孩子们最好的生活模式
1994年,David和一群有共同热情的支持者,把中国地图摆在面前。从哪裏开始呢?他们一起祷告,圣灵将他们的目光聚焦在湖南长沙。他们从民政局得知孤儿院的地点,就去服事这些孩子。两个月之后,他们所去的孤儿院中,孩子的脸上透出了生命活力。

David创办了「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」,是中国政府认可的机构,而机构的基督教背景也是完全公开的。「我们决定从一开始,也就是廿二年前就对政府诚实。我们也表态想要和政府建立互相信任的合作关係,我们是用僕人的心态去服事,而不是批评指责,甚至教导他们孤儿院如何可以办得更好。」

政府的孤儿院因为受到资源限制,很难妥善照顾每个孩子的需要,只能用最少资源实践最大的利益,让孩子们吃大锅饭。「我们是将8至10个孩子组成一个家,前期投资多一些,等孩子们独立之后,后期的投资就相对较少。」儘管David设计的小组家庭模式受到政府的质疑,但David认为,这样对孩子们是最好的。

「困苦穷乏人寻求水却没有;他们因口渴,舌头乾燥。我—耶和华必应允他们;我—以色列的神必不离弃他们。我要在净光的高处开江河,在谷中开泉源;我要使沙漠变为水池,使乾地变为涌泉。」(以赛亚书四十一章17-18节)David形容这段经文就好像他们在中国的工作,当孩子们有需要,上帝就开拓了一片绿洲。「而之后的经文:『好叫人看见、知道、思想、明白;这是耶和华的手所做的,是以色列的圣者所造的。」(20节)正是说明了做这一切,要让人看到上帝的作为,归荣耀给上帝。」

总要救些人─David Gotts高永恩的生命故事

90年代,长沙孤儿院资源仍十分有限。

为父的心与孩子更贴近
2009年,David的小儿子出生,他三个月时被发现身体有缺陷。「我的儿子不会说话,一侧耳朵失聪,不太能走路。当我看着孩子,我是带着悲伤的情绪看着他,但我不喜欢那样,因为他长大的时候就会觉得,当他的爸爸看他的时候,只会伤心。」David在祷告中求上帝帮助他,让他能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这个儿子。

「上帝给了我一个非常清楚的异象。异象中有我和我的儿子,我们站在一起,开头我只能看见我们两个人。然后,好像镜头慢慢拉远,我又看见多了几个人,随着镜头愈拉愈远,我看见愈来愈多的人。上帝对我说:『我创造了你的儿子,我会让他影响你看到的所有人。』」

说到这儿,David弹了一下手指,说从那时开始,他的伤心就不见了。「虽然有些人看我的儿子,觉得他是有缺陷的,但这并不影响上帝对他生命的计划,和创造他生命的目的。」

「服事孤儿的经历,对我身为一个有缺陷孩子的爸爸做了準备,而有这样一个孩子,也让我更有热情,服事在中国有同样遭遇的孩子。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的工作,就是给每个孩子一个机会,让他们得着丰盛的生命。」

总要救些人─David Gotts高永恩的生命故事

David全家福,左起为:大儿子、太太Jamie、David、小儿子Kieran。 (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小组模式营造家的归属感

2015年五月,中国政府在衡阳巿,提供协会一处新地点设立孤儿院,裏面每个家庭形式的小组都有一个独立的名字,等到这些孩子长大,他们就会对他们的家有归属感。

荷花之家的陶陶,在刚被收养时需要接受脑部手术,她的情绪很差,不愿意见人,跟她说话也没什幺反应。但六个月之后,陶陶完全融入了这个大家庭,还成为可以施予爱的人。

总要救些人─David Gotts高永恩的生命故事

进入孤儿院十年,院生陶陶(TaoTao)开朗许多,会主动关心新来的孩子。

如今,David的祷告是机构可以紧紧跟随耶稣,自己和家人可以继续事奉上帝,让被收养的孩子们能够有丰盛的生命,有一天能够认识天父。他指出中国关顾残疾人的状况已经逐渐改善,但还有一段路要走。他希望在未来,上帝会兴起更多的人去帮助孤儿及中国6,600万残疾人士。(香港影音使团提供)


相关推荐